ARS💙主山
偶尔自家
集训长弧
不定期

河岸边情人的十一月份(R)



海間陸地KS|河岸边情人的十一月份

*本意是当作给阿智的生贺,结果发现是写偏了的样子。加之其他种种原因,还是决定发出来。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文不对题可能?
希望阅读愉快!(・∀・)

 

ATTENTION:*KS向*N视角 *ooc 师生Paro大概是[海间陆地]的番外。*有R 请注意*1W字左右。

0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[先生,我想给你个拥抱。]

在十一月里的明媚的一天。

在夕阳之中的河岸边,在列车驶过的那一刻,光线被折射闪烁着水的波纹时,我想送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礼物。

是我们沐浴在霞光下。

两人不约而同都红起来的脸庞。

我然后笑着,轻轻牵着你的手来。

1.

六月份的时候大野特地来我家里了一趟。

他竭尽一副平静的样子,站在我家门前。

[.......先生?]我一愣。

[哟。]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,向我挥手示意。

[先生,是樱井老师拜托你来找我的吗?]我客套性地问。

见我没多大反应-----其实天知道我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呢。

他于是不安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我。

[喂,先别管这些.....让我先进去嘛。]他嘀咕。

看见他委屈的样子,我不自觉扬起嘴角。

[请快点进来吧。]我推着他进了门,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他似乎过来时提了一个很大的箱子,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,他时时刻刻地把箱子放在自己身边。

我对那个箱子不好多问,加之也没什么兴趣。我站在一旁只饶有兴致的,近似于变态般的,''品味''完了大野利索的一套动作。

[先生,要喝点什么吗?]我走向客厅。

[玉米汤。]他毫不犹豫的答道。

[先生你想想都快到夏天了,还喝这么热的?]

[而且我这边现在只售有一杯白开水。]

没想到三十多岁的人了,以为跟樱井老师差不多是喜欢喝咖啡、或者冰啤酒的成年男性。而绝不会是玉米汤。

 

[nino,美术老师的待遇就这么差吗....]他跟在我身后问。

[没有的事。在我眼里,美术课才是正课。]

[可如果是樱井他来的话.....他可是给你补英语的。比起我来说,可重要多了。]

[他来的话,或许也只有白开水吧。]我笑着 。

 

2.

为了不至于太寒酸,加之六月正好处于夏日的前沿,所以我来到冰箱前,冷气随着箱门的打开腾出,我从侧壁取走了最后的两罐啤酒。

[请。]我把倒了啤酒的杯子递给大野。

[酒?]

[临时变更了计划。]

他看了我一眼笑着说[小孩子一样嘛。]

然后低下头静静地喝了起来。

他似乎忘记还该跟我说说来我家的原因了。

我双手托着脸看向他,寻思着该怎样开口比较好。我真希望彼此相处的时间能长点呢。

[nino,你的脸好软。]他透过杯中遇冷的雾气突然道。

[无论是谁,用手撑起脸来,都会这样的。]

[可是感觉....你的脸,]他似乎要继续这个令人害羞的话题来了。

[不说这个了,先生。]我作势打断他,[你这次来是要我帮忙什么事情吗?]

他旋即借着杯子,以为挡住了脸,慌张地把目线朝别的地方看去。

[能看得到你啦。]

他只好把杯子放下。

[nino。]

[嗯。]

[我想.....]

他的耳根不太明显地红了起来。

他很快把放在他脚边的箱子提起来,二话不说地递给我。

[这什么?]我本以为这东西会很重,谁想着抱着还挺轻的。

[先生送给未婚妻的戒指?]

[我这年纪可结的什么婚。]他玩笑地瞪我一下。

[噢,那就是给樱井老师的?]

[你小子别乱猜啦。]

[总之你打开看看。]

我听话地照做了。

于是接下来。

该如何描述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呢?

犹如溺水的人从深海中被解救一般,日光在浮出水面的一刻清晰起来,大口地快意呼吸着活下来的珍贵空气,双手无法抑制地抖动着。

自一月份的画展来,我从未想过我还能有一天再见到这副画来。

[先生.....这是...你的那副[海岛]?]

自己的声音竟克制不了的颤抖着。

[你知道?]他摸了摸鼻子。

[一月份学校那次画展。我去了的。]我看向他。

[...那有没有碰见什么奇怪的人?]他突然问。

随即又摇摇头地轻声笑着,[当我没说。]

奇怪的人?

在那次画展上,在我看大野的[海岛]时,身边有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同我讨论了很多关于画的看法,她似乎也对这幅画很有兴趣。

[其实这副画可以更好的。你不觉得吗?]她摆弄了下头发,转头问。

[对,感觉少了点什么。]我做正经的样子回答,[有点冰冷的感觉。情感好像是缺乏了点呢。]

她听完我说的沉默了一会。

皱着弯弯的八字眉,认真地看着画的每处细节。

[我明白了。谢谢二宫同学。]她笑着对我说。[告辞了先!]她向我挥了挥手,随即转身消失于过往的人群中。

只是一个可爱的人啦。

在脑海里无论如何也搜寻不出来与[奇怪]一词沾边的人了。

于是我没向大野提起这事来。

3.(R)(・∀・)

[先生,为什么给我看这个?]我疑惑地瞧着手中裱好的[海岛]。

他这时仿佛才想起来一般,听到我的话顿了一下。

[.....那你亲我下。我就告诉你。]他开玩笑道。

真的.....?

我轻轻把画放好在茶几上,侧着将上半身靠向他。

他本能地往后缩了一下。

我快速地凑到他脸上,用力亲了他一口。

[nino?!]他吓了一大跳,往沙发的后面靠去,一面惊呼一面良家妇女一般地捂着被亲的脸。

哇,这件事明明是你自己要求的嘛。

而且咱俩互相亲的事,这又不是第一次。

我无奈地看向他,[先生你不是自己要求了。]

[我以为你不会当真的啊。]他对向我的目光,振振有词道。

[先生啊,怎么讲你都该是个恋爱老手了。]我掐了掐他软软的脸颊。

[痛......]他委屈地皱着眉毛。

[换做男性来做这种事,先生怎么就不会了呢。]我在他的耳边轻声说。

[嗯...好痒。]从他的嘴里发出甜蜜异常的声音。他将头往后稍扬,青筋明显地爬上他的脖颈。他看起来想躲避我,却碍于我的双手在钳制着而无法容易逃脱。

无法深入接触,却还是努力接近的我。

[别这样,nino。]他笑。

[先生。]

[嗯?]

我抚摸他的脸庞,不难感觉此时他紧张到整个人都在颤抖的夸张程度了。

其实我也何尝不是这样,

我害怕他的厌恶。

可更害怕的是,

最后面对我出格的行为,他只是选择接受我无理的要求,而不去硬性的抗拒。

如同去年四月的雨日里,在休息室一旁的储物柜边的我,偷偷踮起脚尖轻吻上了先生。

彼时恰对上他睁大的瞳孔。

我不安、难堪的模样被悉数照进了眼中。

他闭上了眼,温柔地接受了这个突如其来,本不可能被接受的吻。

目的已达到,到头来却是我泄气极地低下了头。

先前紧紧地攥着双拳,又很快松开。

 

[老师.....]

[我可以理解的。]

[我是....]

[......二宫同学,是吗?]他歪着头寻思。

[青春期都有过这样的躁动呢。]他笑着说。

 

[恋爱的事虽然不太擅长,不过也可以询问下老师我的。]

 

[.......噢,好。]苦涩在我的舌尖蔓延开来。

 

只是一场漫无目的的追逐。

雨声中先生逐渐远去的背影。

幻想中粉色的暗恋在灰色的水流中似乎碎裂。

尽管如此。

我还是想告诉他。

最深藏在心中那看似荒谬的秘密。

[先生,我喜欢你哦💛]

4.

白茫茫的一片。

安静极了。

[二宫。]

是大野在叫我。

愈来愈清晰,感到身后的脚步声缓慢地向我沓来。

行进了一些距离后,声响戛然而止。

我回头看去,大野正一言不发地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下。

我上前拉起了他的手。

[先生。]

手中的温度似乎冰冷地有点异样。

被人握紧了手,他于是稍稍抬了下眼睛,旋即又躲闪了目光,看向别处去了。

[先生,说话呀。]

觉得像是鞋底没来由地漏进来了一粒细沙,磨得心焦躁极了。

[我其实…]他的声音像投入水中引起波澜的石子。

我下意识地握紧了身边人的手。

 

只见到大野的嘴张动着,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。

像是突然被掐掉线的收音机,电波中断,杂音不间断地出现着。

距离一下子遥远地隔到了宇宙的空间。

既不是欢乐无忧的天堂,亦不是苦痛难熬的地狱,什么都成为不了。只有深深的无力感。

我不甘心地想从其中获取信息。总疑心那口型是在说【喜欢】,可又觉得不太可信。

 

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。

 

大野已经松开了我的手,走在了前头。

前方是无尽的空白。

 

先生,停下来。

 

停下来。

 

快停下来。

 

周围如同一下子被彻底颠倒了。

 

头顶倾覆的黑色快要浸没着我的全部,这使我惊出一身冷汗来。

我睁开了眼睛,胸口像是被什么闷住了一般。

是因为方才的梦么?

 

环视着周围的一切,五点三十分的夕阳光透过窗帘,在空气中发散为细小的发亮的金色颗粒,雀跃跳动来到床边。

原来两人都因为过度的酸痛而一直睡到了傍晚啊。

 

身旁正传来大野均匀的呼吸声。

一转头便能看见一旁大野睡着的侧脸了。

侥幸与不安的感情一下子交织在一起。

等大野醒来了,该怎么面对他才好。

 

[到底是想说什么呢….]我喃喃道。

没有弄清的话实在让人在意得很。

我迟疑着要不要托出心中所想,告诉大野那个奇怪极了的梦。

 

身旁传来翻转反侧的声响。

 

[说什么?]大野的声音听起来嘶哑而低沉。

 

我一怔。背对着他不敢回头。

 

[唔…….好痛!]大野似乎想要起身,结果被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

[没、没事吧?]

 

我这般慌乱的样子,似乎还不曾有人见过。

 

大野把手伸过来敷在了我的手上,

温暖的感觉一下子沿着手掌心递送到全身。

心跳一瞬间都快要停止了。

 

[没事的。]

 

五指紧紧地缠绕起来我的手。

 

[别硬撑着就行。]

 

[你这小子倒是把头转过来再说话啊。]他似乎气不过反笑出了声。

 

那样的笑声慵懒之中带着成年人特有的余裕。

见他如此从容平和的样子总感觉是自己出了糗。

 

 

[先生,你…难道不生气吗?]我深呼吸之后,开口询问道。

 

他闻言侧着头望向我。

 

[对你做了…那种事情。]我用手捂住了脸,透过指缝观察着大野的表情。

[哦。就是、感觉后面有点难受。]他愣了一会后说。

 

[真的?]我怎么变得婆婆妈妈起来。

 

[我可生你的什么气?]他笑。

 

一切顺利得超出了原先的预想。之前的我,可是抱着要终生愧对的决心呢。

转念一想不由也扬起了嘴角。

因为温柔就是他啊。所以这样的事情,对于我来说,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。

 

心中似乎舒坦了许多。可总觉得缺了什么。

脑海中闪过梦中大野背对着我的场面。

 

原来是缺了那句话。

 

[先生、唔!]正想问的我突然被堵住了嘴。

 

柔软香甜的感觉。

 

先生亲吻时紧闭着双眼,又皱着眉头的样子显得那么可爱。

 

他凑到我的耳边,近到发尖碰上了我的脸。

 

温热的气息扑来。

 

[好き。]

 

真是超级小声的告白呢。

 

梦中未能听清的话语清晰地传入我的耳中。

终于如愿。

 

我也最喜欢你了。智。

 

5.

[喔。Nino,Nino,这幅画看起来好熟悉!]相叶指着墙上挂着的画,一副发现了世界最大宝藏的惊喜神情。

我不置可否地笑着。

[小和你之前是不是有拍过这副画?哦哦、我想起来了!]

[嗯?]

[一月份的画展嘛。我其实也偷偷跑去看了。那幅画是大野老师画的欸。不过现在会出现在这里这里,也就是…]他说着停顿了一下。[呜哇,小和,他、他把画送给你了?!]

 

真是我的大笨蛋相叶。

 

[是啊。]我竟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。

 

[好久都没见到你笑的怎么夸张了。]

有那么明显?

[听说大野老师那幅画好像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呢。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你…]

看来相叶又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。

相叶又是竖大拇指,又是搭着我的肩膀说,[小和。你可真有办法啊。不过也多亏松润的恋爱指导呢。]

 

[对了你们….发展到哪一步啦?]工口如相叶,明确了我和大野的关系后,就毫不客气地开口问道。

[已经牵手了,啊,还是到了心动的KISS环节?]简直问个不停。

 

[嗯这….啊、等下,有先生的短信。]我慌忙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。

 

[六月给你的庆生礼物,有好好收下吗?最近被学生取笑老师又变黑了,还说我就像碳烤的面包….]我读着读着,声音愈来愈小了。

 

[哇,然后呢,大野老师他接下来怎么说?]

 

[没、没什么。他说想十一月去钓金枪鱼。]

 

我估计此时此刻我的脸已经红透。

 

短信的最后一句如果让相叶看到,绝对会引起大骚动的。

 

他是这么说的:

 

[对了!这几天回去腰酸背痛,超难受的。所以十一月的时候,还请务必让我在上面。就当作提前预告的生日礼~]

 

END~

   
© 伍巷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(17)
热度(63)